校园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写作

骡子与贼位置位置

写作
来源: 作者: 2021-03-01 14:09:56

父亲山一样的汉子卧倒在炕上像个孩子般号啕大哭!

前来劝说的邻居带着无限怜悯亦或夹杂着几分幸灾乐祸瓮声瓮气地说:“铁子他爹,消消气儿吧!这帮挨千刀的货们,他们注定不得好死!”

母亲一遍遍不厌其烦地给乡亲们诉说着:“他爹三点多钟儿还在门楼子底下睡觉,晚上下了点雨,觉着有些凉就到屋儿里睡了,不成想天刚亮,骡子就没影儿了!”

李铁看似麻木不仁地杵在院子里,内心却痛如刀绞。

想起自家的骡子,李铁的脸上就情不自禁浮现出骄傲的神情,听着父亲的哭泣,那些关于骡子与回龙沟贼人的印象在脑海之中如同电影般回放……

那是一匹漂亮的马骡,它有着老黄牛一样踏实肯干的性格,有着东洋马一般高大挺拔的身姿,有着毛驴倔强的脾气,生着一身如同炭火般柔顺的毛发,这杂种汇集了多种优势,唯一令人遗憾的就是众所周知的不能生育,使这种杂种基因不能得于延续。

这样骏美的骡子,它比马高大,比驴耐劳,非常通人性,在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它是我家重要的劳动生产力。

父亲赶着它拉过砖,去百里之外的矿区拉过炭泥儿。

记得那些雪花飘零的初冬,小北风儿吹着口哨儿在人们的脸上肆意地刮蹭,爹蜷着手,怀里抱一杆鞭子坐在马车上,娘为父亲准备了十几个黄窝窝头,几头咸萝卜菜,还有那看上去令我垂涎欲滴的天青色咸鸭蛋。

然后父亲就赶着威武的骡子开始了他们的拉炭之旅,毕竟我没有过拉炭泥儿的切身体会,但我清楚的知道这期间必定会历尽千辛万苦,最终换来我们一家人其乐融融围坐在炭火旁,过一个暖冬,尽管我被炭泥儿的烟气熏得黢黑,心里却如同吃了蜜糖般使人怀念那些个温暖的冬。

高大的骡子,它能耕地,耙地,把成熟的粮食拉进家里的粮仓,吃得是草,出得是力,仿佛永远不知疲倦。

这样一匹与我家同甘同苦的骡子,它竟然凭空消失了,使我不禁对偷骡贼痛恨得咬牙切齿。

那些关于回龙沟窃贼的传闻纷沓而来,记得麦收后的第十天,村头儿王大娘家丰收的麦子被毒辣的太阳烘烤得颜色金黄,抓一把扔进嘴里一咬嘎蹦脆,喜不胜收的王大娘让侄子帮忙把十几袋子小麦拾掇到里间屋,就在当天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天上的星河灿烂,人间的野狗缠绵,那回龙沟的贼人无心睡眠,他们匍匐在王大娘家低矮的墙头儿,等待着王大娘的安眠。

早年守寡,寂寞大半辈子的王大娘对缺觉已成习惯,她虽年迈,但耳聪目明,不输于年轻小伙子。

她发现墙头儿爬着一物,不似猫狗,心里盘算着近年来爬墙头儿的野汉子们已经绝迹,必是贼人无疑。

王大娘走出房门轻咳一声说:“小伙子呀,你看大娘也不容易呀,这辛辛苦苦大半年,也就收了十几袋子粮食……”

“大娘呀!俺也知道你老人家不容易呀!可谁他妈的容易呀,这大半夜的,俺也不容易,不多要您的粮,只要十袋儿。”

回龙沟的贼人跳进院子,他们分工明确,一人直扑粮食,一人拽开街门儿,一个赶着骡车,三人如狼似虎般把十袋粮食扔到骡车上,然后“得儿、得儿喔、驾喔”扬长而去!留下王大娘像根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院子里。

又过了数日,回龙沟的贼人又打起了村儿西李大壮家里新买的三马子。

李大壮新置办了三马子,他比娶了新媳妇儿还兴奋,恨不得一天到晚搂着三马子睡。

月牙儿初露的深夜,风儿吹得大壮媳妇儿春心荡漾,她把李大壮拉进屋里,两人正玩得兴起之时,突然听到院儿里大黄狗“嗷呜”叫了一嗓子就无声无息了。

李大壮还骑在媳妇儿雪白的肚皮上愣神儿,就听到外面传来:“里面的,我们求财,不害命,快点儿把摇把子拿出来,把三马子上的锁打开!”

李大壮听到喊声,一下子就滚到了床下,刚才还雄纠纠,气昂昂想要跨过鸭绿江,这会儿就春风不度玉门关了!

大壮媳妇儿刚把被子盖住雪白粉嫩的肚皮,回龙沟的人就踹开了屋门儿。

他们呜拉涌进屋里,一人疾步上前“啪啪”两个耳光打得大壮眼冒金星,眼泪不由自主涌出,赤着身子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快点儿找摇把!”有人对着大壮喊!

大壮迷迷糊糊从床底下抽出摇把,在回龙沟贼人的推搡下来到三马子旁边。

回龙沟跟王大娘抱怨的那个小伙子同样对着李大壮抱怨道:“你他娘的速度点儿好吗?快点把锁打开,自己个儿把三马子摇开,妈的,容易吗?大半夜的……”

另外的人掏出刀子朝李大壮肚子上攮了下去,嘴里嘟哝着:“让你他妈的磨磨蹭蹭!”

三马子颠簸着朝回龙沟方向而去,李大壮呜避免因排队取票耽误时间而造成误车。咽着倒在血泊里,眼里涌出的泪浸湿了脸庞!

“铁子他爹,铁子他爹……”邻居二嫂的喊声打断了李铁的思绪!

“铁子他爹,你家骡子在村南地踢死了两个回龙沟的贼……”

父亲和李铁朝村南地跑去,映入眼前的是一匹垂死的骡倒在路沟儿里,嘴里吐着血沫子,一个人肚子被踢开,肠子滚落一地,闻到腥味的苍蝇在肠子上飞来飞去!一个人脑子被踢开,如豆腐脑般的脑浆流了一地,使人干呕不止,另外一人正在路边哀号,他的腿无疑是受到了重创,手里的刀子扎在骡子的脖腔……

附记:悠忽不觉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为糊口故,有次在赵都市某个偏远角落的回龙沟大碗菜吃饭,其貌不扬的回龙沟小伙和他年轻貌美的妻子共同经营着大碗菜生意,买卖兴隆,他们边收拾碗筷边说:“已经卖出去二百多碗了,每碗十块,其它扣碗不算。”

“俺们回龙沟,以前谁要是不偷不抢,谁就娶不上媳妇儿,我家叔叔就不偷,至今光棍儿一条,让全村儿人看不起,当年还是我爹看在兄弟面儿上,给他一匹骡子,让骡子帮衬着他做活儿,不然早饿死他个熊了,对了,那骡子至今还在……”

共 212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颇有小说味道,故事传奇,多年前治安不好,盗贼嚣张,甚至明目张胆地抢劫。人不敢反抗,骡子敢,踢死了两个贼,为民除害,献出了生命。感谢赐稿。。【:至简】 【江山部·精品推荐F170100 0002】

1楼文友: 11: 8:56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回复1楼文友: 11:58:41 谢谢老师的!

台州子宫内膜炎成都早泄海口治疗阳痿费用

西安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锦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南昌哪家医院白癜风好

南京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拉萨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费用
太原早泄治疗费用

相关推荐